您现在的位置:国防教育

为什么把“八一”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

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遭到失败。中国共产党为了挽救革命,决定举行武装起义。1927年7月下旬,在南昌的周恩来、恽代英、李立三、彭湃等同志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组成中共前敌委员会,由周恩来任书记,领导南昌起义。中共前委原定7月30日夜举行起义,因张国焘的反对,前委经过两天争论,排除张国焘的干扰,确定于8月1日起义。

我们从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南昌起义》电视剧中,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动人的场面: 1927年7月31日晚,南昌国民军教育团团长朱德同志奉命把南昌国民党驻军的头头脑脑请到他的住地,先是跳舞、吃喝,后又打麻将。朱德让人以几块大洋将他们的卫兵支走。至深夜,周恩来等同志领导和策划的南昌起义行动被叛徒告密,敌人决定凌晨四时,向贺龙、叶挺、刘伯承部发起攻击。周恩来等同志得知这一情报后,毅然决定先敌下手。

8月1日2时,在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领导下开始起义。只见周恩来拿起电话一声令下,霎时间,各路中起义部队按照前委的作战计划,对南昌守敌发起全面进攻。国民党南昌警备司令部的敌人非常顽固,起义军久攻不下。只见起义军总指挥将一面鲜红的旗帜交给了一名担任突击任务的名叫红喜的虎彪大汉,命令他将这面红旗插到敌司令部的楼顶上。

红喜与突击队的同志左冲右突,屡次冲顶未成,他终于倒下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他的爱人黑姑从倒在血泊中的丈夫手中接过红旗,继续向敌人冲去。在起义部队火力掩护下,机敏的黑姑终于将红旗插上了楼顶。起义部队歼灭了南昌警备司令部的敌人。

战斗至天明,共消灭敌人6个团1万人左右,缴获各种枪械5000余支。占领了整个南昌城。继南昌起义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湖南、湖北、江西、广东等地举行了一系列的武装起义,如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海陆丰起义、黄麻起义、平江起义等。

但南昌起义不仅时间最早,影响也最大,它打响了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地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第一页。

以8月1日为建军节是1933的确定的。1933年6月26日,党在革命根据地的最高领导机关——苏区中央局,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建议,批准同意每年的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批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建议,确认每年8月1日为我军的建军节。从此,每年8月1日,全军指战员以各种方式庆祝自己的光辉节日。

为什么只允许“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张国焘这个人,大家也许对他有个一知半解。他在长征中所犯的分裂党、企图另立中央的错误,其实质就是犯了“枪指挥党的”错误。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地区会师后,张国焘担任了红军总政治委员。他据于对形势的右倾错误的估计,反对中央关于红军北上建立川陕甘苏区根据地的决定,进行分裂党和红军的活动。10月,擅自率一部分红军南下四川、西康,在马尔康县卓木碉宣布另立“党中央”。

红军过草地后,张国焘一再拖滞,拒绝与中央右路军会合,同时,无视中央的一再劝告,密电右路军政委陈昌浩把右路军拉出来南下,阴谋分裂和危害中央。

这份密电,幸被右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同志看到,立即报告了毛泽东。事后,毛泽东把叶剑英比作古代忠良吕端:“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张国焘此举,就是依仗当时红四方面军兵强马壮,企图用武力要挟党中央改变红军北上的战略决策,也就是妄图用他的枪来指挥中国共产党。

张国焘的阴谋之所以遭到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坚决反对,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懂得“党指挥枪”的原则。

早在1929年毛泽东就在红军第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决议中明确指出:“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决不是单纯地为打仗而打仗的。还批判了“司令部对外”的错误口号。并告诫全党全军:“这种思想如果发展下去,便有起到脱离群众、以军队控制政权、离开无产阶级领导的危险,如像国民党军队所走的军阀主义的道路一样。”这个决议的形成,是红军从“八一”南昌起义两年以来用血的教训换取的。

“党指挥枪”的原则的确立,使红军完全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之上,而彻底肃清了一切旧式军队的影响。这个决议,不但在红军第四军实行了,后来各部分红军都先后照此办理了,这样,就使整个工农红军完全成为真正的人民军队。

为使“党指挥枪”的原则得以在组织上保证,后来在人民军队中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党领导军队的制度。如“支部建在连上”,“党委会制度”,军政首长双重负责制,政治机关,政治工作制等等。这便是人民军队与一切旧式军队和资本主义国家军队的一个根本的区别。

六十多年以来,我们这支人民军队,从工农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土地革命时期,到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以至改革开放的今天。人民军队的成员变了,任务变了,武器装备变了,一切环境、条件都不一样了,但是,“党指挥枪”的原则始终没有变,也不能变。即使是在异国他乡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也都是一切行动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如果这一条根本的原则变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就要变了。

 


【附件】

分享到:
【字体: 】【收藏】 【打印】【邮件给他人】【关闭

相关文章